人类灭亡比李天柱的歧视言论严重吗?

2020-06-16  阅读 972 次 作者:

人类灭亡比李天柱的歧视言论严重吗?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先说结论:这两者很难比,但我认为没有。

拿下金钟奖迷你剧最佳男主角的演员李天柱(59)在后台受记者採访时表示自己一向拒接有同志元素的戏剧,因为同性恋会造成人类毁灭。遭到大家砲轰后,在国外拍戏的李天柱隔海回应:

这种「我无意歧视+有同志朋友」的说法,可说是公众人物被批评歧视同志后的典型回应。他们会选择这样回应,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一个重要事实:歧视言论不见得伴随恶意。

歧视不见得伴随着恶意,因为歧视有时候来自不公平的刻板印象,而人对于自己持有的刻板印象,常常没有意识。1850年的某些美国白人会告诉你黑人天生比白人笨,不适合做複杂的工作;近来引起争议的成功大学通识课〈存在、爱恋、也疯狂〉授课老师则告诉学生「男生婚后大多对婚姻满意,女性则否。是因为女生比较情绪化,容易想太多自找麻烦,所以女性容易得忧郁症」。

我相信上述的白人不见得对黑人有恶意,而成功大学教授也不见得对女人有恶意,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发言都是歧视言论。这些歧视并不来自恶意,而是来自对于不正义的无知。若我们回到1850年的美国,比起天生的差异,受教育的机会或许更能解释为何平均而言成年黑人在智力表现上不如白人;而即便已婚女性真的更容易得忧郁症,这或许是因为「已婚女性进入职场有三百万人,劳参率达50.6%,可在这些已婚妇女中,每天料理家务的平均时间仍然是4.3个小时,几乎可以说是下班之后还要上第二个班」。就和一百五十年前的美国人一样,成大通识课〈存在、爱恋、也疯狂〉的教授只看到眼前的简单事实,没看到事实背后的不正义,不知道自己持有某些不公平的刻板印象,把自己相信的东西当成正常的、自然的,并且散布出去。这就是歧视言论在社会中现身的一种方式。

歧视言论有道德问题,因为歧视言论强化这些不正义的刻板印象,让弱势更不容易摆脱悲惨处境。当过去的美国人认为黑人是天生笨,就比较不会想到要去改善他们的教育情况;当现代的台湾人认为女人本来就容易得忧郁症,就不会去探究这些心理疾病是否肇因于性别分工的不平等。

这也是李天柱发言的不恰当之处:如果生育是一种责任、不能生育是一种道德缺陷,那幺,那些主张同志不自然、有道德问题的说法,就可以更顺理成章在社会上流窜,并且支持各种对于同志的异样眼光和不公平待遇。

你可以想像李天柱担忧地问。确实,如果人类灭亡很糟糕,或许值得我们使用一些歧视言论来避免,但是这样做的前提是:

李天柱会被耻笑,我相信,是因为大多数人并不支持(2)。我们有理由不支持(2),因为同性恋在历史上一直都存在,而且,比起「因为缺乏生育而数量骤减」,人类在接下来几十年内更可能遇到完全相反的问题:因为繁衍太多而资源短缺。

若李天柱的说法要成立,(1)和(2)都必须成立。确实我们光讨论(2)就可以打枪李天柱,不过我总觉得这有点可惜,因为关于(1)的讨论,或许有机会带来更响亮的巴掌。

我们人类有道德义务避免人类灭亡吗?如果这里的「灭亡」指的是核战爆发,在20分钟之内摧毁全人类,那答案似乎很明显。不过这个例子其实不够好,因为我们之所以有道德义务避免核战使得人类灭亡,其实是因为我们有道德义务避免人因战争死亡:假设核战摧毁的是日本岛上的所有人,这离人类灭亡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这依然会是道德错误。

因此,讨论「避免人类灭亡」的道德义务是否存在时,我们应该用那种不会掺杂其他道德义务的例子:最好不要涉及主动杀人,或非自然身亡。

换句话说,我们该讨论的或许是类似这样的例子:

自主绝育

某天,所有的人类都决定自己不要生小孩,也不利用其他方式(例如试管婴儿)製造后代。

若人有延续生命的道德义务,我们就得说「自主绝育」里的人们是做了道德上错误的选择。但我们能找到什幺理由来支持这种判断?

或许有人会说,「自主绝育」里的人们的决定并不好,因为如果没有后代,这些人年老的时候就会乏人照护,因此过着更不好的生活。

然而,这个考量说明的似乎是生活品质的重要性,而不是人类永续生存的重要性。在这里,子孙的存在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他们可以让未来年老的我们过得更好,而不是因为他们是人类永续生存的必要元素。反过来说,如果我们对科技和资源有足够信心,认为就算没有子孙照顾也不怕年老,那上述考量就不会成为製造后代的理由。

另外一种反对自主绝育的论点,是基于存在本身的价值。支持这种说法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尽量让那些「在未来可能会出生」的人出生,因为人的存在本身就有价值。在这种情况下,当你自主绝育,不但减损了价值,甚至可能会对那些因此没有出生的人有所亏欠。

这种说法有几个问题。首先,若人的存在本身有价值,似乎代表只要够多人存在,就算他们的生活品质很差(例如中国),也可以抵得过比较少人存在,但生活品质较好的社会(如瑞士)。再来,考虑到地球环境的资源限制,以及人的生理条件限制,我们好像不可能真的做到「不浪费所有女人这辈子製造的每一颗卵子」。

或许有人会说,如果我们没有道德义务避免人类灭亡,那幺有些事情似乎就不需要特别做了,例如环境保护、克制自己的世代不要使用太多非再生能源。如果我们没有道德义务避免人类灭亡,那我们干嘛不从现在开始大肆挥霍地球的资源呢?

这种说法的问题在于,「我们没有道德义务避免人类灭亡」的意思是我们没有道德义务确保自己有后代,这并不代表:若我们有后代,「留一个耗尽资源的烂地球给他们去吃土」在道德上没问题。这之间的差别有点类似于:你要不要生小孩无所谓,但如果生下来就要好好照顾。

以上论点并没有穷尽所有跟人类永续生存有关的论点,不过当作一组例子,你可以发现:

换句话说,在地球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上述考量有时候反而会支持人类製造更少的后代,而不是更多。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在意人的普遍的生活品质,并认为自己有道德义务协助大家维持,我们应该会追求一个更平等、尊重多元、反抗歧视的社会。

好啦,天柱。但就算这一点让给你,我还是有东西可以讲。

假设我们有道德义务不要灭亡,我们要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地球上的人类最可能因为什幺而灭亡?其实可能性有很多种,例如:

变成红巨星的太阳无法控制的传染性疾病核战或生化战争环境污染或其导致的气候变迁觉醒的人工智慧外星人

若我们要为这些可能的威胁做好全面準备,这準备会包含哪些东西?可以想像的是,我们要有先进且极富创造力的科学社群,以及具备道德和理性并受到良好监督,不会随便按飞弹按钮的政治领导人。要支撑这两者,我们必须要有完整发展的社会和好的政治环境,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资源受教育和发挥所长,我们必须尽量消除所有阻碍人类发展的社会性因素。

天柱,你有很多同志朋友,你不觉得自己宣称「同性恋不能生育不正确」有什幺问题,我来告诉你问题在哪里,如果同性恋在社会上被认为不正常,因此更难获得各种机会和资源,我们可能就会在未来一百年少掉一堆本来可以出现的同性恋科学家和政治家,以及他们带来的进展。(事实上,我相信我们现在已经少了很多女科学家和政治家了,以数量来说,这是更严重的问题)

不管是追求生活品质、还是追求人类永续生存,在手段上都涉及维持社会的平等和开放,跟这一切抵触的是李天柱的歧视言论,以及成大〈存在、爱恋、也疯狂〉课程,不是同性恋和其他多元性别族群。

上一篇:
下一篇: